龙8娱乐校友会

校友会

校友之窗

联络校友,增进友谊,发扬财大优良传统,为母校的
繁荣与发展、为中华民族的富强与进步贡献力量。

校友之窗

Story
校友之窗
春晖大讲堂

校友动态

NEWS
【校友春晖 】俞丽萍校友做客春晖大讲堂,讲述“让中国人在国际金融舞台跳起华尔兹”的传奇经历
【校友走访 】龙8娱乐公管学院多名教师走访松江区区长、89级财师班校友陈宇剑
【分会动态 】2019年上财青岛校友会第一次理事会胜利召开
【校友活动】 第一届龙8娱乐全球校友创新创业大赛正式启动
【聚焦党代会】 开启龙8娱乐校友工作新征程
【校友福利 】2019新版校友服务手册上线啦
校合作发展处一行赴武汉大学、武汉理工大学调研交流
【校友福利】龙8娱乐2019年最新备案校友组织信息查询表出炉啦

校友之窗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校友之窗 > 卢声道:我们的青春在祖国的边疆

卢声道:我们的青春在祖国的边疆

来源:    发布日期:2018-11-28    点击量:

卢声道(1936 —)安徽安庆市人。1954年考入上海财经学院,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 年毕业于上海财经学院会计系。毕业后奔赴青海省柴达木地区工作,长期奋战在青海经济建设的第一线,改革开发后历任青海省财政厅副厅长, 中共青海省委常委兼秘书长、省委副书记,1988 年当选为青海省第七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后调任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曾当选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

采访实录

问:卢老您应该是1954年进校的?

卢:对,1954年。


问:那卢老师您还记得当时是怎么从安庆考上上海财经学院的吗?

卢:那时我是先考进会计学校。会计学校毕业后有一部分同学已经分配工作了,我们12个人就被保送到上海财经学院。


问:您在来上海财经学院之前,有听说过这个财经学院吗?

卢:没有听说过。


问:就是一个组织上的决定,安排您来的?

卢:对,组织上的决定。当时我们会计系就一个班,由两个部分组成,准确说由三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安庆会计学校来的12个人,还有一部分是浙江会计学校,叫什么财经学校还是什么名字,可能有十几个人不是很记得了,再有一部分是调干生,比较年轻。由这三部分组成。


问:大概有多少个同学?

卢:35个人。后来就是各年级还有增有减。


问:那跟您一届的,会计系应该还有其他几个班。

卢:会计系那个时候就我们这个班,1954年的时候就我们这个班。


问:基本上当时的生源就是这样的?没有通过高考这样直接进去?

卢:但是我们进学校之前考试了,在会计学校考试的,他们把考卷寄到我们学校,学校组织考试,然后我们前12个人就被保送了。



上海财经学院四达路校门、建设楼

(1950年代中期)

问:哦,那这12个人也是经过学校考试选出来的。您就相当于先上了一个会计学校。那您是怎么会选会计这个专业的呢?您家里是有从事这个相关工作(的人)或者是您自己个人的生活经历跟这个有关系吗?

卢:有啊,我们家原来就是在安庆市开了个小店,我当时才六七岁,也经常参加这种经商活动,等于帮忙。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记账工作很重要,后来我就跑到安庆会计学校,1952年进校,1954年毕业。这不就是根源吗?


问:那您进校以后在学校读了四年,那您对当时的老师,教你们课的一些老师还有什么印象吗?

卢:有!我们的系主任是薛迪符,进了学校我就被选为班长。这四年对我们很重要,在这四年之前我就是会记账,做点小生意,无非就这些。但是接下来的四年就是学会了怎么样做人,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些就不一样了。


问:有什么具体影响您的例子,您还记得清楚吗?

卢:就是我们第一年放寒假,1955年了,我们班没走的同学就在一块儿,我们就办了一个“大学一年生活”座谈会,请来了很多任教的老师、学生,我们在一起对话。老师跟我们讲怎么做人,我们自己是讲怎么学习英雄模范人物,那时候宣传的是学习英雄模范人物、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工业上的郝建秀啊,我们那时候就是学劳模、学抗美援朝的英雄……在这个过程中个人得以成长起来。在座谈会上,老师们还拿点钱,买点糖,我们在一块快活得很,会上就讲一些做人的道理。


问:等于就是寒假留在学校的学生组织的活动。

卢:对的,那个时候才慢慢地从个人从家庭从一个小店,视野扩大到怎么样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做事了,已经转移到这个阶段了。


问:那您当时,跟您上过课的那么多老师里面有没有对您影响特别大或是您印象特别深的?

卢:有的,几位老师按照现在的说法都是海归派,像娄尔行、龚清浩,助教是石成岳,教政治经济学的是孙怀仁,团委书记是朱崇儒,对我们影响都很深。我跟朱崇儒接触就更深了。因为第二年我就不当班长了,就是当团支部书记,后来当系团支部书记,我就是这样跟团委联系比较紧密。


卢:哎呀,这四年……我要说起来也是很感慨的。没有这四年我们的人生今天或许是另外一种颜色,没有这四年怎么样能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为国家承担责任,这四年政治思想教育是非常丰富的。

不像现在的大学生,为了汽车、房子、美佳人,我听了这些很寒心,怎么都这样了。我们当时不是这样的,我们当时都是学模范,怎么样为国家社会做贡献……


上海财经学院欧阳路校区主要建筑解放楼

(1950年代中期)

问:那您当年上了那么多课,那你觉得哪门课你当时学的印象最深或者是说最有用?

卢:最深的还是孙怀仁教的政治经济学,从商品的属性讲起。会计这个呢,我很熟练,我是从会计学校出来的,他们讲得这些我都清楚。政治经济学教我怎么样认识资本,怎么样认识经济,包括对我现在的工作,当公务员以来提拔我到各级工作单位上去,这个其实很重要,怎么样关注经济,这个起很重要的作用。到现在我对这个经济管理啊,这方面非常关心。


问:等于这就是孙怀仁对您的影响。那么对这些老师上课的情况,对他们上课的风格还有什么印象吗?

卢:这个记不清楚了,各个老师有自己的风格,但是老师对我们的影响都很重要,你要用一句两句话去形容很难。就像那个龚清浩,上工业会计课,那他用我们大学生讲的话就是洋气得很,拿着一个大皮包上讲台,上去一坐气派得很,讲起课来又很亲切。像娄尔行吧,讲成本会计却带点审计的思想在里面。我们还到他家里去吃饭呢,他住在苏州河桥那边。我们和老师感情很深厚,所以后来呢我在青海还请他来讲学(已经是1980年代了),他和石成岳两个人去的青海。


问:然后就是当时的校园您还记得吧?是在欧阳路四达路那里。

卢:唉,就是那个路。那里有个小礼堂,大草坪……还有解放楼、和平楼。


问:您当时读书的时候,在日常生活当中您还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吗?尤其是和同学之间。

卢:印象深的呢,有些事情现在说起来……嗯,说来跟你们听啊,我们那时候困难到什么程度,就是吃饭呢,全部是学校包的。伙食费是十二块六一个月。学校给我们困难学生呢,一个月还发两块钱的助学金,这两块钱我们干什么呢?买本子。八分钱一场电影我们都舍不得看。那个时候我们都是走的,到外滩到南京东路我们都是靠走的,舍不得坐公共汽车。现在讲起来,还是很感慨的。


问:您那时候读书,跟同学之间的友谊啊什么的还有记忆吗?

卢:我们同学之间,我刚刚不是跟你们说了吗,学校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集体主义教育,实际上就是政治思想教育。像我们整个班级,班干部,要做什么事情呢。最重要的就是争取我们这个班成为全校先进集体,这是我们四年都在做的。我们班在第一年就成为先进集体了,那四年我们班都是先进集体。导致到第四学年,学校提出,学“会四”、赶“会四”。


问:那么具体如何才能争取成为先进集体的呢?

卢:怎么样争取呢?像这个上台演出啊,歌咏比赛啊,体育比赛啊什么的,我们全部都在前面。


问:那您当时比较积极参加那些活动呢?

卢:我当时是被选作班干部嘛,所以各方面都要参加。个人最喜欢的还是体育活动,当时我在学校是体操队队长。


问:那时候您读书啊,就是从一个小地方,就是当时安徽也比较落后嘛,到上海这么一个大城市里。那么您的眼界也是得到了非常大的开拓对吧。那您在上海这四年有没有一些什么深刻的认识呢?

卢:没有其他更多的想法。就是我刚才说的,这四年让我懂得了怎么样做人,怎么样做一个对国家、社会有用的人。1956年在学校入党,1958年我们被分配到青海,我们没二话的。


:这个分配是您个人的选择还是?那你还记得你们同学分到青海的多吗?

卢:统一分配没有选择的。我们班35个,到青海7个,到新疆7个。新疆的是金云辉率领的,青海的是我带领的。


:等于大部分人都被分配到边疆了,是吧?

卢:有些同学可能是因为家庭困难啊,生病啊、身体不好啊(就没去)。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都是没有二话的,打起背包就走吧。


问:那您还记得是怎么到青海,这么遥远的地方。这个地方对您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地方。

卢:非常陌生,根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问:就是组织上分配了,您也就同意了。

卢:反正就是一心一意,跟着党。我们毕业时候还创作了一首歌在毕业晚会上唱的,我们自己写的。作曲是我们班的一个同学,作词也是。我唱一个啊。 “和煦的春光百花争艳,祖国在飞跃高歌猛进;我们这年轻的财经部队,将跨上骏马,奔向战斗……”(还是不能激动……心脏不好,好多年过去了)


毕业分配照片


问:那您去青海是一路坐火车?坐了几天还有印象吗?

卢:我们坐火车到兰州,到西宁没有通车,坐汽车过去的。


问:一路上花了几天您还有印象吗?

卢:上海到兰州坐火车坐了3~4天,青海人事部门来接的。在兰州住了两天,从兰州到西宁坐汽车两天,有二百多公里。


问:当时您到了青海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您还记得当时有什么感受或想法吗?

卢:那个时候,年轻,干劲十足,就是我们没有房子住。大概一个月之后我们被分到柴达木盆地,柴达木盆地一片沙漠,我们没有房子,住的是帐篷。要过冬啦,我们就自己盖房子,就是这样子。


问:那您当时是一个人被分到柴达木盆地吗?还是还有几个同学?

卢:分到柴达木盆地当时是两个人,还有一个胡启荣。


问:那您在柴达木的什么单位工作呢?

卢:计委。柴达木工委,工作委员会,是属于地区级的。刚开始上班什么也不懂,领导看我比较年轻,就叫我做一些杂务工作,喊喇叭啊,统计数字啊。后来叫我发电报我都不会,把我骂了一顿,我还哭了一场。第二年我就担任了行署专员的秘书了。


问:您能简单说一下您在青海的生活吗?因为您在青海前前后后差不多待了30年?

卢:1958年去的,1993年回来的。


问:35年。35年在青海。等于是青海的每个地方都有您的足迹啊!

卢:最好的时光也是在那边度过的,年轻的时候是在那边。


毕业分配照片


问:那您在青海,您能简单谈谈您在那边做了些什么吗?等于是从一个小科员开始做起……

卢:是啊。我到计委做了二、三年,后来到银行做了四、五年。后来柴达木工委改成海西州委了,就把我调到州委去了。因为当时我能写些东西,写报告啊什么的,就把我调到州委生产指挥部做秘书(写作班子)。再到1979年,那时候我们州委有一个少数民族干部被选拔为中央候补委员,要当副省长,就把我调过去,当他的秘书,1979年就到了西宁。到了西宁之后,1983年我就进了中央党校,学习了两年,1985年就调回来,先当财政厅副厅长,后来进了省委常委当省委秘书长,1986年就当了省委副书记,然后进了青海人大当副主任。当时我已经50多了,那时候我老母亲还在安徽,所以我就跟中央商量申请能不能动一下,调回安徽工作。


问:哦,您就是这样回来的。那您在青海35年,等于在那有点安家落户的感觉,在那结婚,生孩子,都是在那边。

问:您在青海工作的那么多年里,在上财的学习经历对您工作有什么帮助吗?

卢:当然有帮助。我一开始就说了,就是怎么做人,做个什么样的人,这是上财教的。你比如说,我为什么怀念孙怀仁的政治经济学呢,因为我出门后很关注经济的发展,国家的经济如何发展,各个门类的经济发展怎么样,我的注意力还是在这方面,等于一个根在上财这里。虽然我是会计系的,我却没有搞会计这方面工作,当然在银行那里当了几年会计。


问:那您35年在青海,从您个人工作或者生活上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又怎么克服了?因为青海那边是高原,相对而言条件是很差的。

卢:是很差,我回到安徽马上心脏就不行了,做了搭桥手术。那边空气稀薄,组织细胞缺氧,内脏往外扩张,不扩张吸不到氧气啊。回来之后,平原地区,然后内脏就要压缩,我也是老年了,50多岁了,往回压缩又很难,就是病态了。


问:听说后来您让您的儿子也考龙8娱乐?

卢:他是1984年入学的吧,当时学校也是在青海招生嘛。


问:您是想让他和您一样进同一个学校吗?后来他读的什么系,也是会计系?

卢:对,有这个想法。他也是会计系,所以我们既是父子又是校友。


问:那后来您还回过母校吗?后来那么多年里。

卢:1960年代回过一次,那个时候是到了中山北一路吧,出差刚好路过。


问:我对您那首歌特别感兴趣……您口述一下歌词,就别唱了,请口述一下吧。

卢:和煦的春光百花争艳,祖国在飞跃高歌猛进;我们这年轻的财经部队,将跨上骏马,奔向战斗;啊!祖国,母校!祝福你儿女,让你的儿女乘风破浪,让你的儿女举杯宣誓,战斗在祖国的边疆;祝福你儿女乘风破浪,为社会主义建立功勋。

卢:我们唱这首歌是站在大舞台上唱的。


问:卢老师,还有一个就是学校即将迎来百年校庆,您有什么祝福或者您对学校未来发展有什么期许吗?

卢:那天,他们几个人来的时候,跟我传达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就是现在母校的排位名次已经靠前了,我非常高兴。当然我更希望我的母校在全国里面更加靠前。靠前并不是排位次,这说明我们学校在国家建设中间做出的贡献多少,这个排名是体现了这个东西,我也是这么和樊校长说的。


问:今天过来打扰您了,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


访谈时间:2016年6月25日

地点:安徽省合肥市卢声道家

受访者:卢声道

访谈者:喻世红(校档案馆馆长)、罗盘(校档案馆工作人员)

上一篇: 吴亚东:做好自己,把握时代机遇 下一篇:梁国勇:兰之猗猗,扬扬其香